当前位置:主页 > 娱乐 >

江湖“妖气”尽消

更新时间: 2021-07-17

  曾经的国内原创漫画“一哥”有妖气,早已不复往日风光,快看漫画才是现在资本的宠儿。

  上个月,国内最大漫画平台“快看漫画”获得由SK电信、Naver、LG等几大韩国财团出资设立的One Store公司1000亿韩元、约合人民币5.74亿元的投资。

  快看漫画如今志得意满、走向海外,已是漫画赛道当之无愧的行业第一,而前任漫画龙头有妖气的命运却急转直下。这几年间,“卖身”、创始团队出走、作者流失…...曾经的国内原创漫画“一哥”有妖气,早已不复往日风光,甚至新作无人无津。

  过了这么多年,有妖气拿得出手的依然只有《十万个冷笑话》《镇魂街》《雏蜂》和《端脑》等几个老IP,算得上特别出圈的,也唯有《十冷》而已。

  如果说历史的转折总是有一个节点,或许两相对比,多少能品出一点命运的意味。快看漫画与资本结缘在2015年,而同一年,有妖气以9亿元的价格加入奥飞娱乐,但等待有妖气的并非一条熠熠闪光的坦途大道,而是荆棘丛生的未来。

  现在的快看漫画是资本宠儿,国内国外两开花。而比它早成立5年的有妖气,白月光已成鸡肋,一度落到要被“二次卖身”的境地。

  2015年8月,奥飞娱乐以9.04亿元的价格购买了有妖气漫画平台100%的股权,这成为当时中国动漫行业最大的一宗并购案。

  2006年,“妖气君”周靖淇建立了动漫交流平台。3年后,平台获得盛大文学投资,正式建立起了“有妖气中国原创漫画梦工厂”。

  几年后,网易漫画、腾讯动漫和快看漫画才陆续成立。而有妖气凭借先入场的优势,成为当之无愧的一哥。到2015年漫画行业刚蔚然成风时,有妖气已经走入了高光时刻。

  据奥飞娱乐发布的北京四月星空资产评估报告显示,截至2015年6月30日,有妖气的累计原创作者超过2万名,手握《十万个冷笑话》《镇魂街》《雏蜂》和《端游》四大鼎鼎有名的国漫IP,累计拥有4万部作品,注册用户近500万。包括夏达、wlop、于彦舒、许辰、白猫骑士和壁水羽等知名漫画家都曾活跃在有妖气平台上。

  有妖气很快便迈开了IP变现的脚步,其2014年12月31日上线的《十万个冷笑话》漫改电影,制作成本仅800万元,却收获了1.2亿票房。当时的大众认为,《十冷》的爆发是给国漫和资本注入了强心剂——因为恰巧在两个月前,撞南墙三次的《魁拔》动画电影刚好宣布了无限期延期。

  《十冷》的热潮未熄,手握众多原创资源的有妖气转身就加入了奥飞娱乐。因此当时不少人认为,有妖气以9亿元出售给奥飞娱乐纯粹是“低嫁”。奥飞自己也将这次收购比喻成“收获中国最大的动漫IP金矿”,甚至因为谈判次数之多,还用“十七顾茅庐”来形容他们几次洽谈的诚意。

  周靖淇后来在采访中承认,很多公司的出价比奥飞娱乐更高,在他和奥飞签约的前一天,还有上市公司的董事长给他发了长长一条短信,短信中说:“周靖淇,我不相信你对财富真的这么淡定。”

  但周靖淇看中了奥飞娱乐当时依靠大量投资A站、斗鱼乃至布卡漫画等企业,而建立起的二次元产业链,以及其对IP的线下运营能力。

  彼时的奥飞娱乐将目标对准迪士尼,业务以IP运营及玩具衍生销售为主,旗下有“超级飞侠”“喜羊羊与灰太狼”“铠甲勇士”以及”巴啦啦小魔仙”等K12领域的知名IP,是一家已经走过22年的本土老牌动漫玩具公司,在2009年便已登陆深交所上市。

  2013年后,随着奥飞娱乐“买买买”版图的扩大,其身价一路水涨船高,到2015年5月,股价最高上涨至75.78美元/股,比初上市时身价翻了将近两倍。

  有妖气初创团队中的周靖淇、董志凌和于相华等人一同进入奥飞娱乐任高管,继续负责有妖气的工作。但从《喜羊羊与灰太狼》《巴啦啦小魔仙》向《十万个冷笑话》与《镇魂街》的过渡显然不易。

  奥飞娱乐将IP变现放在首位,实施“影漫游”联动战略。于是在2017年间,有妖气签约作品《镇魂街》《端脑》《桃花缘》《开封奇谈》真人网剧上线亿票房。后来,有妖气还有了动画和影视化剧集开发部门。

  然而,奥飞娱乐虽坐拥有妖气的顶级IP,却一直收割大于孵化,持续收割已有声名的老IP:卖动画版权、卖游戏版权、到处联名,而忽视对其他新IP的培养孵化。这也导致之后的几年里,有妖气一直没有新的爆款IP产生,只能不断吃老本。

  雪上加霜的是,市场未成熟的前提下,奥飞娱乐的“影漫游”联动并未取得预期效果。备受期待的中日合作动画《雏蜂》因动画质量崩坏停止播放,游戏开发也有始无终,其余网剧皆反响平平。

  被寄以重望的影漫游联动没激起什么水花,反而耗费了大量资金,让PC端出身的有妖气无力打磨移动端产品,错过了移动互联网发展的红利,之后迅速被资本加持的快看漫画和腾讯漫画弯道超车。

  自14年陈安妮发表的漫画文章《对不起,我只过1%的生活》成为现象级事件后,应运而生的快看漫画APP在上线短短两个月间,下载量就已超过200万次,屡登APP Store免费总榜第一。

  之后6年,快看漫画在我国的漫画平台史创下了辉煌的成绩:曾先后获得红杉资本、字节跳动、华人文化的投资,累计获得投资超12亿人民币。官网显示,截至2019年7月,APP总用户量已经超过2亿,月活用户超过4000万,成为遥遥领先的国内漫画APP魁首。期间诞生了《快把我哥带走》《安妮和王小明》《怦然心动》等IP。

  背靠资本的腾讯动漫更为财大气粗,拥有日漫独家版权的《海贼王》《火影忍者》《银魂》等作品,之后还以百万年薪签约了《尸兄》作者七度鱼,又诞生了《狐妖小红娘》《一人之下》《从前有座灵剑山》等爆款作品,多个IP成为国漫之光,可谓原创与授权两手抓。

  据极光大数据2017年7月报告,市场渗透率前三的漫画APP分别是快看漫画、腾讯动漫和爱动漫,有妖气已经掉到了第七,渗透率仅0.24%。

  2019年9月,有妖气创始团队的周靖淇、董志凌、于相华3人同时离职。有妖气的未来,脱轨了。

  “有人问我为什么要离开有妖气,我的答案是:大愿得偿,心满意足。我25岁时的愿望,已经实现得没有什么可以再实现的了。所以,我将踏上新的征途,去实现新的愿望。”周靖淇在离职公开信中写道。

  据长江公寓报道,在内部沟通时,有妖气COO董志凌曾不无失落地说,愈发觉得要在理想和现实之间找寻“平衡”,而自己年轻的时候,一直希望事情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进行。

  当年“十七顾茅庐”的故事最终变成一地鸡毛,曾经的“动漫IP金矿”也沦为一块烫手山芋。

  创始团队离开前,已经有大量优秀作者流失。比如创作《馒头日记》的幽·灵。幽·灵是一对姐妹花漫画作者,二人从2010年起在有妖气连载《馒头日记》,凭借清新的画风与温暖的故事吸引了一大批读者。2015年后,其作品《快把我哥带走》到快看漫画独家连载,热度暴涨,成为快看漫画的关键性IP,改编成同名电影后,累计票房达到3.75亿。

  知名漫画作者夏达因与当时所在的工作室夏天岛产生争议,暂停了连载于有妖气的《子不语》《长歌行》的更新。此外,《日渐崩坏的世界》作者大叔酱、《春哥传》作者“默”、张肖等都转战了其他平台。

  在奥飞内部,有妖气也逐渐变得食之无味。2019年底,奥飞娱乐发表声明:一直在为“有妖气”寻找合适的战略投资者,希望通过引入优质资源,助力“有妖气”平台发展壮大。

  但迄今为止,奥飞娱乐没有为有妖气找到下家。并且随着奥飞娱乐多线的溃败,有妖气自此在行业中沉寂下来,在快看漫画等对手的蚕食中,有妖气的市占率逐年下降。

  比达数据显示,今年2月动漫APP排行榜前五分别是快看漫画、腾讯动漫、看漫画、微博动漫和哔哩哔哩,有妖气则排到了第十六位,月活仅145.1万。而排名第一的快看漫画则达到了2895.6万人,差距立现。

  支撑有妖气存续至今,曾经的“四大IP”:《十万个冷笑话》《镇魂街》《雏蜂》和《端脑》功不可没。

  迄今为止,这些已经诞生了近十年的IP依然有庞大的粉丝基础。三文娱曾做过统计,2020年有妖气精品榜连续23周及以上在榜的国产漫画与2019年相比,并无太大的变化,主要作品包括《雏蜂》《镇魂街》《虎X鹤 妖师录》《噬规者》《惊叹之夜》《蓝翅》《无氧之爱》《雪国》。几部作品中,唯有《无氧之爱》《雪国》是在有妖气并入奥飞娱乐之后开始创作的。

  老IP虽仍有生命力,但有妖气确实陷入了内容断档、IP青黄不接的困境。奥飞娱乐现任副总裁罗晓星在今年5月份的采访中提到:“有妖气虽然错过了成为流量平台的机会,但一定会是一个IP平台。”

  现在看来,有妖气的转型不容易。就在去年9月,《十万个冷笑话》漫画、动画及游戏作品被诉侵权《葫芦兄弟》动画片。四月星空(有妖气)、仙山公司等四家相关企业被判赔偿上海美影厂50万元。

  此外,一个不容忽视的细节是,昔日的江湖魁首内容难继,之后的继任者快看漫画也陷入了同质化的危机。

  快看漫画生来有流量和网红特性,对标的粉丝是泛二次元用户。为吸引更多用户,快看漫画的阅读门槛较低,作品集中以轻度内容为主,掺以热点话题。这导致了不少作品制作粗糙、题材以玛丽苏、霸道总裁为主,靠浮于表面的“撒糖”吸引迅速吸引流量。

  过于娱乐化的内容虽短期内能圈粉,但用户在碎片化阅读的同时也很容易失去对作品的长期兴趣。受到轻度内容制约的读者,难以发展深度创作的能力,遑论更优秀的漫画作品。

  而放眼整个IP市场,来回炒作的依然是老IP。近两年来几乎没有新的扛把子漫画出现。并且在资本的要求下,大量网文改编漫画涌入,挤占原创漫画的生存空间。

  漫画逐渐失声。而从黑白漫画时代走过来的有妖气,一生的命运就像其最初的出圈作《十万个冷笑话》一样。最初线条粗犷、画风不羁,但天马行空、充满想象力;后来作品越发成熟,画面更加精美,却因侵权染上了难以抹灭的污点,砍掉肢节后被雪藏。